观点与评论

《东方日报》/黄瑞泰:茨厂街的问题不在外劳

受到在肺炎疫情和行动管制令的影响,长期仰赖游客的茨厂街受到严重的冲击,最近在各方的组织策划下,以夜市美食包装的茨厂街重新出发,在网络社交媒体大肆宣传,只是在整个宣传页面上首要的卖点竟然是零外劳,接下来才是传统美食、亚洲风味和异国美食,这也在网络上带来不少的口水战。

茨厂街的外劳问题一直是很多吉隆坡人心中的一个槛,只要每次谈到茨厂街,本地人几乎没有不对这个被外劳“占领”的地方一番批评,只是外劳真的就是造成本地人不再逛茨厂街的原因吗?其实不接地气才是茨厂街真正被大家嫌弃的原因,而外劳正好处于最显眼的位置,才会成为茨厂街问题的代表。

业者缺乏文化视野

这个过去作为华人佳节年货肉干重要采购点的地方机能因为连锁分店以及大型购物广场的设置而逐渐被取代,进而转型成为以外国游客为目标,成为一个贩卖本土华人文化的重要旅游景点,如此转变让茨厂街与本地人的生活脱节,除非有外来的亲友提到要去看看,否则本地人几乎不再会到这个地方。

茨厂街的问题在国内其他旅游景区也很常见,当业者只看到游客带来的庞大利益,导致原本支撑其独特性的在地生活受到严重干扰而渐渐消失,这种离地的结果最终就会失去其最珍贵的文化内涵,不再保存其独特人文景观,这是只看到经济利益而忽略文化资本的商业经营者所导致的结果,并不是外劳本身的问题。

外劳成为茨厂街离地的箭靶,是因为他们在茨厂街抛头露面的生活。回头想想,其实我们身边的外劳还少吗?只是大多都低调扮演一些我们不会关注的角色,如高级购物广场的清洁工,以及隐藏在建筑工地、工厂等一般人看不到的地方,他们生活的地方也是本地人不会踏足的旧城区老店屋楼上,形成一种隔离的效果。

那是我们乐见的外劳模式,只是在茨厂街的外劳却是另一番景象,他们走进了本地人无法忽视的地方,成为无异于本地人的存在,在这个曾经是重要文化与商业核心用著我们熟悉的马来文、广东话和英文对著我们兜售各种粗糙的仿冒品,因此一种外劳在茨厂街对游客卖假货的形象如此诞生,这对很多本地人而言,这是一个难以忍受的“屈辱”,好好的一个茨厂街就是被外劳搞坏了。

这一切都是外劳的错吗?他们只是被雇用的员工,对这个地方毫无任何话语权,真正造成茨厂街没落的是那些只有经济利益而缺乏文化视野的部分业者和房东们。如果今年没有杀出一个新冠肺炎疫情而造成茨厂街业者们失去庞大旅游业的利益,就不会有这次透过夜市美食试图与在地重新连接的夜市转型。只是疫情过去后,这次的转型是否还能够继续,我们就拭目以待吧。

《东方日报》/黄瑞泰

What's your reaction?

Excited
0
Happy
0
In Love
0
Not Sure
0
Silly
0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