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与评论

《星洲日报》/温思恳:笨蛋,问题是经济

如果大选即将来临,你希望什么课题成为焦点?你认为各族人民的回应是什么?答案毋需置疑,想必是民生与经济课题。

最新的数据显示,大马第二季度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大幅下滑17%,破了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以来的纪录。同时,人民的失业率也处于历史高点,许多行业正面临着裁员或倒闭的厄运。当然,这不单是大马的问题,因为疫情也重创了全世界的经济。

然而,当全世界面临经济风暴之际,慕尤丁和老马却不约而同地把政治焦点,转向种族政治的范畴。慕尤丁成立的土着繁荣理事会,简单说就是新经济政策的续集。至于老马的祖国斗士党,仍是以马来人权益为首要目标。大马的政治生态兜兜转转,最终还是逃不出种族政治的格局。

任何以种族政治挂帅的政府,最终将导致族群之间的分裂。我们从特朗普的身上,便可以一窥种族政治的恶果。特朗普一贯排外和种族歧视的作风,已导致美国的仇恨犯罪(hate crime)在其任内大幅上升。“黑人的命也是命”的示威与骚乱,清楚地反映着各族之间的张力,已达到破坏性的水平。

反观,一个务实并致力于发展经济与民生的政府,最终将赢得各族人民的支持。我们将目光投向新加坡的经济发展成就,就不难明白为何新加坡人无论如何,都要将选票投给人民行动党。

在疫情面前,人类共同面临了一个生存危机,一个跨越种族的危机。除了疫情,极端气候的袭击,也不断威胁着全球的经济产能与粮食供应。联合国今年的报道就指出,全球约有70%的人口面对贫富差距的扩大,主要的4大因素为科技创新、气候变迁、城市化和国际人口迁移。因此,大马是时候放眼未来,而不是在原地踏步。唯有放下种族政治的枷锁,才能全力促进国家的发展。

从以上的4大因素来看,政府应该花心思栽培更多科技人才,并致力于建设绿色、可持续发展的城镇。此外,大马有许多赤贫的人口来自于偏远的乡区,当中有些人甚至缺乏基本水电和网络的供应。与其拨款给特定民族,还不如拨款来建设这些基本设施。此外,面对极端气候的影响,大马该提升国家的粮食产能。以大马的条件来看,我国能够透过农业创造许多的工作机会和收入,并提升国家的粮食安全。

减少贫富差距和减肥有一个共同之处,那就是你无法做到只减少某处的赘肉。减肥必定是随着全身脂肪比例的下跌,才导致身体各处脂肪的消失。换句话说,欲改善土着的收入,政府只需确保全民的竞争力不断增加即可。新经济政策的经验告诉我们,政府无法单靠拐杖政策来扶持特定的族群。相反的,拐杖政策只会叫人丧失斗志,更不用说提高竞争力了。

平心而论,慕尤丁和老马目前的土着论述,仍然算不上是严格的种族主义论述,因为他们并没有直接怪罪于其他种族。然而,如此的说辞似乎是企图转移焦点,硬是要将国家的经济问题归咎于种族之间的收入差距,而不是去检讨如何改善问题和提升竞争力。

面对冥顽不灵的老政客们,让笔者借用克林顿曾使用的一句竞选标语,那就是“笨蛋,问题是经济!”(It’s the economy, stupid!)。1990年代初期,美国曾面临了GDP的负增长与高失业率,这情况与今天有点类似。当时克林顿务实地以经济牌来打动人心,并成功扭转了美国的经济靡态。是的,改善了经济,你自然会赢得所有选民的支持,这也是新加坡执政党不断胜选的不二法门。

《星洲日报》/作者 : 温思恳

What's your reaction?

Excited
0
Happy
0
In Love
0
Not Sure
0
Silly
0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