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与评论

《星洲日报》/郑丁贤:卡达山再也无英雄

Malaysia News Lab
我传了一则简讯给熟悉沙巴政治的卡达山友人,问道:
“卡达山族群目前最有影响力的政治领袖是:
a. 麦西慕──沙巴团结党(Maximus Ongkili,PBS);
b. 杰菲里吉丁岸──立新党(Jeffrey Kitingan,STAR) ;
c. 达勒雷京──民兴党(Darell Leiking,Warisan);
d. 马迪乌斯──民统(Wilfred Madius Tangau, UPKO);
e. 拜林吉丁岸──沙巴团结党(Pairin Kitingan, PBS);
f. 其他。
他的回讯是:
“以上都不是,卡达山人已经没有代表性的政治领袖”。
他的答复,和我心里所想的是答案是一致的。
沙巴政治,分为两大一小,两大块分别是马来穆斯林,以及卡达山原住民,比例约为5:4;小块则是华裔,比重不足一成。
当沙巴马来穆斯林分裂,沙菲益的民兴党占了一半,巫统土团占另一半,势均力敌之下,卡达山选区的趋向,将决定了沙巴江山的归属。
如果卡达山族群在这个历史性时刻,能够团结一致,他们不仅可以成为造王者,甚至可以自己成王。就如1985年,当人民党和沙统对立时,拜林发动“担布南精神”,带动卡达山人大团结,成立团结党,一举拿下沙巴政权。拜林也戴上Huguan Siou 卡达山精神领袖的光环。
只是,拜林已老(有人说晚节不保),团结党繁花落尽;卡达山再也没有领袖,也没有一个强大的族群政党。
如今,卡达山政党比马来政党更多,也更小;卡达山族群比穆斯林更加分散,或是分裂。
以卡达山人为对象,强调卡达山精神的政党,让人眼花缭乱;争着出位,要当卡达山盟主的政治人物,前仆后继。
他们都把这次州选当成一个黄金机会,试图脱颖而出,或是卷土重来。
正因如此,447个候选人之中,卡达山人占了很大部分;而各选区出现政党溷战,也以卡达山政党居多。
譬如,国盟和国阵组成“沙巴人民联盟(沙盟)”,出发点是以单一团队,对抗民兴党+。
沙盟成员之中,沙巴人民团结党(PBRS)是国阵成员党,立新党(STAR)是国盟成员党,沙巴团结党(PBS)则是国盟友好政党。
它们的对手应该是民兴党(Warisan),以及民兴党+的民统(UPKO),和公正党(PKR)。
只是,提名之后,沙盟成员竟然在17个选区,出现候选人重迭,自己先打自己,沙巴团结党、人民团结党和立新党,先来内战,打成一团。
上一届大选,卡达山政党也是厮杀,结果彼此分割一小片蛋糕,占个小山头,苟延残喘。
而今,看不出任何一个卡达山政党,以及卡达山领袖可以成为主导,不管是在沙盟,或是民兴党。
拜林已经半隐退,他的继承者麦西慕没有拜林当年的魄力,如今麦西慕甚至因健康问题,一段时期未曾露面。
拜林之弟杰菲里曾经风光一时,但离开团结党之后,几乎曾经加入所有沙巴政党,成为沙巴青蛙的代表人物。
达勒雷京是新一代人物,曾经在公正党麾下,后来加入民兴党,成为二号人物。尽管他获得一些好评,但毕竟是在沙菲益之下,无法超越。
马迪乌斯表现中规中矩,无功无过,少了光芒。
放眼望去,卡达山已无英雄;而卡达山族群经过30年的政治挫败,近乎心灰意冷,失去当年的热情。
选举结果,不管是沙盟或民兴党胜利,胜者将是巫统∕土团,或是民兴党,而不会是任何一个卡达山政党,或卡达山领袖。
作者 : 郑丁贤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9-15

What's your reaction?

Excited
0
Happy
0
In Love
0
Not Sure
0
Silly
0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