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与评论

新党能否创新局.胥视敦马谈判成果

95岁的前首相敦马哈迪周五宣布,准备再次成立一个新政党,引起不少民众议论,这名政坛老将所领导的新政党,到底还能取得多大的影响力?

智库灵感中心研究主任莫哈末尤斯里教授指出,在希盟的影响力已经饱和的情况下,马哈迪的新政党还是有机会开创新格局,关键是马哈迪如何在合纵连横、各党派的政治势力角力中,进行谈判。

尤斯里称,一旦马哈迪新政党正式注册后,他肯定会开创新的政治版图。

“只有在强大的联盟集体进行合作,其政党才能面对第15届大选。”

他指出,在内部危机日益严峻的情况下,希盟的地位不如以往稳固,公正党与另2个盟党行动党及诚信党的关系,也不如以往盘融洽。

“希盟的势力已经饱和,在第15届大选已没有强大动力,与国民联盟/国阵/全民共识抗衡。

他说,这种情况下,将为马哈迪开拓与各方开展新合作的空间,这包括与沙巴民兴党、砂拉越政党联盟(GPS),以及巫统的希山慕丁集团或阿兹敏阿里阵营。

他说,除了这些派系外,马哈迪可能还会开创与希盟的行动党和诚信党展开新合作方式。

“希盟的内部关系现在不太融洽,如果有更强大的集体介入,无法确保行动党和诚信党继续留在希盟。”

“如果马哈迪能够成功地将这些政党团结成一个新联盟,那么其政党有潜力在大马政治格局中创造新局面。”

政治分析员潘永强博士也认为,马哈迪创立新政党可让他有更多政治操作空间,应对政治变化。

他说,如果情况出现变化,比如国民联盟经历变动,他可以拉拢希山慕丁,甚至是阿兹敏派系,因为这些人不可能选择加入希盟政党。

他指出,至于希盟内部万一因为安华因素,三党变得难以合作下去,也可能出现行动党、诚信党和马哈迪政党,组成新的反对阵营,排除安华阵营。

潘永强分析,如果马哈迪新政党加入希盟,就需要面对与安华的关系,受到安华的牵制,纠缠于希盟的政策、路线、首相人选问题。

“新政党不加入希盟,可以更为灵活,但也不代表不会与希盟合作,情况就像现在民兴党。由于民兴党不在希盟内,无需受希盟规定约束,不过它还是在反对党阵营内,保持与希盟的合作关系。”

缺少地盘 黄进发不看好新党

双威大学政治学者黄进发并不看好马哈迪准备成立的新政党。

他更断言,除非希盟愿意让出选区,否则当今“领先者获胜”(First Past The Post)制度,马哈迪新政党在国盟和希盟的夹击之下,必定会全军覆没。

黄进发称,马哈迪新政党独立于希盟与国盟之外,是不肯认输的表现,同时旨在保持实力。

他认为,马哈迪新政党是采用大众路线或精专路线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有没有地盘可以站稳阵脚。

根据黄进发分析,在当今“领先者获胜”的选举制度下,一般上选民会把选票集中在最有可能获胜的两大党,甚至会因为主政权的考量而只投给全国最大的两个阵营。

他说,如果看全国形势,马哈迪新政党夹在国盟和希盟之间,必定全军覆没,除非在不加入希盟的情况下,希盟却仍在一些选区让路给它。

如果看在地实力,在巫统与伊斯兰党合流下,马哈迪派系在莪仑、古邦巴素和四加亭国会议席,就算能够单挑国盟,也会遭遇惨败,因为在上届大选,这三个选区在巫统与伊斯兰党选票分裂下,让代表土团党的国会议员胜出。

莪仑、古邦巴素和四加亭的国会议员分别为慕克里兹、阿米鲁丁、沙鲁丁,他们目前是属于马哈迪阵营的前土团党议员。

黄进发认为,除非马哈迪放下面子,与希盟合作,否则其新党最终恐怕只会是勇者无惧的梦一场。

政治分析员潘永强博士认为,马哈迪新政党和希盟在选区分配上,需要协调和谈判,避免与国民联盟陷入三角战。

他称,马哈迪组党对公正党有一定影响,因为该党不管是否加入希盟,选区的分配还是考虑新政党的存在。

潘永强分析,公正党在上届大选让给土团党的选区也不少,慕尤丁率领土团党离开后留下的竞选空缺,公正党可以重新上阵,但现在马哈迪组党,相信会竞选此前的选区。

“土团党曾经攻打的选区,公正党不可能全部上阵,而且希盟、马哈迪和国民联盟打三角战,对反对党阵营的执政一点好处都没有。”

“公正党瞄准的土团党选区,属于巫统的强区,公正党也不容易打,输的可能性很大,如果马哈迪政党上阵,可能还有一些空间。”

潘永强举例仕林州议席补选,这是巫统的堡垒选区,公正党也没打算上阵,最后马哈迪阵营选择去攻打。

敦马造平台安放支持者

政治分析员潘永强指出,马哈迪需要有一个平台来安放土团党基层,尤其是支持他的人马,而且有了政党后,他可以呼唤回土团党的基层。

他说,马哈迪的新政党也提供了另个选择,原本和慕尤丁一起出走去国民联盟的土团党国州议员,不一定每个人都感到满意,这些人可以加入马哈迪新政党。

随著马哈迪昨天宣布设立新党后,雪兰莪土著团结党而揽州议员莫哈末沙益宣布退党,成为独立议员,以追随前首相马哈迪。

智库灵感中心研究主任莫哈末尤斯里教授分析,土团党党员对马哈迪的支持仍然强劲,但由于马哈迪在党之外,所以无法体现支持,新政党的建立为其支持者继续追随马哈迪打开空间。

他也指出,国民联盟迟迟无法注册为正式联盟,土团党本身的政治前途仍不明朗,同时也受到巫统的排挤,马哈迪在这个时候成立新政党,恰好为陷入僵局的为土团党成员,提供继续斗争的新平台。

另外,潘永强说,马哈迪新政党带来的政治冲击力,无法与当年成立土团党比拟,那时候的土团党是与安华、林吉祥合作,对马来社会和华社都是震撼性的政治合作。尽管如此马哈迪需要一个党组织,以在来届大选组成竞选队伍,推出候选人。

他称,对于马来选民来说,马哈迪依然是在野党阵营中,声望最高的政治人物,虽然现在他的受欢迎程度比不上首相慕尤丁,但高于安华和沙菲益。

他认为,如果马哈迪没有继续在政治上保持影响力,在来届大选,希盟会失去原本因马哈迪而成功吸引的一些马来民族主义选票,这部分选票会流向国民联盟。

“这种选票的比例不高,但如果有3%-4%,就能成为重要的势力,因为没有马哈迪的政党,这些选票不会投给公正党或诚信党。”

“马哈迪的新政党不可能成为大党,但是可以吸引一些倾向马哈迪的传统选票。”

他认为,由于现在大马政党整体呈碎片化,来届大选两大阵营的胜负差距可能不大,其政党若能赢5至8个国会议席,已是一股力量,可左右逢源。

What's your reaction?

Excited
0
Happy
0
In Love
0
Not Sure
0
Silly
0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