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本地新闻

因行動管制令等因素.数州新村村长“难产”

国内多个州属新村的村长人选至今“难产”,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特别事务官(华人新村)陈午峤进一步解释,乡村管理单位“易名”、行动管制令及政党竞争,是拖慢委任的其中主要因素。

他说,乡区发展部自国盟政府上台后,于4月推动将乡村和新村管理单位,即乡村社区管理理事会(MPKK)易名为乡村发展与安全委员会(JPKK),但受到一些技术问题影响,内阁在7月8日会议才批准更换名字。

“虽然这只是小事件,但也带来一些影响;所以现在名字改了,才委任村长,之后再委任委员,过后再开户头、发委任状等等,也是要一段时间。”

另外,他也说,行动管制令也是影响新村村长委任的一个关键因素。

陈午峤是接受《中国报》专访时,针对祖莱达日前指仍有很多州属的华人新村还未委任村长的课题,这么指出。

陈午峤指出,由于村长是一项政治委任,政党因素也会影响村长委任,即各政党间会提出各自的人选名单,而地方政府会与当地华社领袖交流后作出决定。

他以吉打为例,指伊斯兰党、马华和非政府组织都会提呈自己的新村村长人选,但当局会在评估衡量后决定最终人选。

陈午峤指出,除直辖区的新村村长由中央政府任命外,各州新村村长都是由州政府所委任;惟中央政府也有在反对党执政州属如雪兰莪、森美兰和槟州委任联邦村长,这些联邦村长的人选已在最终阶段,预计10月前可以走马上任及完成村委会委员委任事宜。

询及其他州的新村村长为何会出现还未委任村长时,陈午峤坦言不清楚情况,但相信乡村管理单位“易名”是其中一个因素,也深信各州会尽快完成委任工作。

陈午峤指出,基于多个华人新村还未委任村长,房政部今年会将每个新村10万令吉的基建拨款下放给地方政府,再由地方政府执行新村基建发展。

他说,过去中央政府都是直接把钱汇到新村村委会户头,但由于今年多个新村村长的委任还在进行中,为避免拖慢新村发展,房政部决定把拨款转交给地方政府。

“新村发展官会确定新村有什么需要,之后与相关地方政府联系,让地方政府去执行。”

他补充,过去房政部也有在特定情况下,将新村拨款交给地方政府的先例。

早前,祖莱达在国会透露,因受疫情和换政府等因素影响,除吉隆坡、玻璃市和吉兰丹的新村外,还有很多州属的华人新村还未委任村长,导致政府给每个新村的10万令吉拨款未能发放,已批准的新村活动也不能进行。

陈午峤希望可以发掘每个新村的“亮点”,在推动新村旅游业的同时,也能够让年轻人回流新村。

甫上任3个月的他说,他推动了“亮新村”计划,并积极走访各个新村,希望从中寻找出它们各自的亮点,之后或考虑把几个新村串联起来成为一个旅游点。

他认为,要想把年轻人带回新村,前提是要让他们对新村有归宿感和自豪感,当他们看见新村的发展机遇和生活素质不比城市差时,自然就会有回流的想法。

他以《我来自新村》节目为例,指他获悉在这个节目播出后,的确有不少年轻人返回新村,所以只要能让年轻人看到希望就能够吸引他们,这点值得去探讨。

What's your reaction?

Excited
0
Happy
0
In Love
0
Not Sure
0
Silly
0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More in:新闻

新闻

UCSI民调:71%受访者工资 不足应对通膨

根据最新的一项关于 “经济困难” 的民调显示,1178名受访国人中,高达84%认为我国正面临通货膨胀。而这84%中,有71%表示目前的工资不足以应付通膨。 由UCSI民调研究中心进行的民调也显示,针对 […]